水野_騎士命

小排球死忠,新人(?)審神者,文野橫濱f4 love, 凹凸雜食,文力低下,不过正在改善中ww
鶴丸love,歌仙love,太爺爺快來QWQ
CP雜食,冷熱皆宜,友情向各種向都OK,歡迎勾搭ww

【文豪野犬/全員歡樂向】吾等征途為音之海洋

“假如異能全都是音樂系攻擊的話,文野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?”建立在這個假設上的原作魔改。本來只是和 @于家二少于峰 開的腦洞,結果一時大意就開了坑XD OOC有,不明所以的冷笑話有,漫畫最新話劇透有,全員歡樂向。能夠接受的請往下,祝閱讀愉快:)

1

魔都橫濱,本以多元化的音樂著稱。十二年前,政|府宣布以古典音樂為唯一官方模式。著名樂手夏目先生不願樂壇生態遭此大劫,便與搖滾樂領導者森鷗外與流浪歌手福澤喻吉定下“三刻構想”之約,橫濱從此便變為黑手黨叛逆搖滾樂,官方古典樂與搖擺於兩者之間的武裝樂社的三足鼎立之地,直至今日——

2

“對你那不幸的倒霉人生,我也不是沒有半點同情的。所以,讓我告訴你一個在這個城市活下去的竅門吧:不要撞到這傢伙槍口上,要是撞上了就馬上逃。”

敦看著國木田拿出的照片上勁瘦的黑衣青年,心裡早已冒出了無數個問號。他剛離開孤兒院不久,可也知道能夠比自己每逢月圓之夜就擾人清夢、甚至直接讓人在夢中斃命的大號更危險的人,這個世界上大概也沒幾個了。

“他是……?”

“是黑手黨哦,”剛才還戴著耳機的太宰回答道。在入社短短幾天之後,敦已經有些同情這位前輩了——他是城市中唯一一個能消除其他樂手攻擊的人,也因此失去了欣賞音樂的能力。

“雖然說被大號手的低沉安魂曲送上天堂也不錯,可惜憑你的音樂是殺不死我的。”

在廢棄的倉庫降伏自己的時候,太宰如此說道。到底要經歷怎樣的過去,才能練出內心如此的強大呢?敦至今仍不知道。

“他們名為‘港口黑手黨’,是這個城市最危險的地下樂團,在其中,那個男人是連偵探社都覺得棘手的存在。”國木田繼續說道,語氣中聽不出半點輕鬆。

“……為什麼說他危險呢?”敦不禁有些緊張:能被隨時變出各式樂器攻擊,在各種曲風間變換自如的國木田如此評價,那個樂壇一定不容小看。

“那個叫做芥川的男人,是能夠一個人操控整個樂團的存在。”國木田的聲音嚴肅了幾分。

“精神系異能者?”

“不,是他的衣服。”

敦沒有再追問,畢竟他也不想碰上如此麻煩的敵人。這時,距離他碰上那個將衣擺化作黑金屬搖滾樂隊的男人,還有半個小時。

3

在武裝樂團待了一段時間之後,敦發現多聆聽前輩的意見是很重要的,並和國木田一樣,養成了抄錄同事名言的習慣,其中佳句如下:

“牛要是很吵的話,只要吵得比他們更大聲就好了!”

發言者:武裝樂團鼓手,宮澤賢治。拿手絕技:對牛打鼓、隔山打牛。

“就沒有破破爛爛的樂器可以讓我修理嗎?失聲的歌手我也能治好哦~”

發言者:武裝樂團樂器工匠,與謝野晶子。到底要命還是要天籟之音,這是個問題。

“有才能的人從來不學樂理,他們只負責扒譜。”

發言者:武裝樂團作曲家,江戶川亂步。全橫濱的歌,只要他聽過一次,就能夠寫出完整的樂譜,連曲子背後的含義,作曲家的生平都能瞭如指掌。正所謂防蟲防蚊防閨蜜,防火防盜防天才,說的就是這位橫濱莫扎特。

4

“到了天堂,我就聽得見了。”

發言者:熱衷於自殺的武裝樂團成員太宰治。

5

和大部分港黑成員一樣,芥川是個攻擊性的樂手。和所有人都不一樣的是,他能夠用樂聲防禦。很多人都很好奇背後的原因,可大部分人都沒活著聽到答案,儘管那只是個簡單的插曲。

“我的朋友裡,有個隻身撫養著孤兒的人,”芥川無法忘記一手執提琴,一手執弓的恩師冷漠的眼神,“芥川君,要是在貧民窟撿到連音階都奏不好的你的是織田作的話,他肯定會不遺餘力地把你教導成出色的作曲家或者樂師吧。那才是正確的。可惜,我是個被正確的樂壇拋棄的男人。像我這樣的人,只會這樣對待沒用的部下。”

黑衣的幹部手起弓落,足以讓人七竅流血的音波直衝芥川耳蝸。無機質的聲音在地下室中尚未迴盪一周,便消失的無影無踪。

芥川額前滑過一滴冷汗。

“誒,這不是想做就能做得到嗎?”太宰露出微笑。芥川的大衣一角化作持電子吉他的剪影,彈奏出的段落剛好抵消提琴的攻擊。

“我不是告訴過你嗎?就算是音樂人也不能偏科。只要運用得當,物理也能成為防禦你的盾。——”

那時他輕笑著吐出的字句,至今仍在芥川的腦海中回響。

其名為:destructive interference (相消干擾)。

6

“看來你是拒絕以悔悟來換取救贖呢。”聖詩班領班霍桑向黑手黨的奇怪刺客投去不屑的目光,“這個檸檬形的收音機,就是你的能力?實在是無聊至極。這種一般人都能製作的小道具,也能弄沉我們的船嗎?”

他拿起其中一隻檸檬,按下開關,向呆著護目鏡的男子扔去。夾雜著嘶吼聲的電子樂從其中衝出,巨大的聲浪在甲板上炸出大洞。

“Kyrie eleison. (願主垂憐)”

霍桑用格利高里聖詠的曲調輕聲吟唱。然而,他還沒來得及吩咐隨行人員加快進度,便聽到身後傳來笑聲。 

“你是說……願主垂憐?”披著白袍的男子毫髮無傷,甚至面帶笑容,“實驗性的音樂,才是拯救自己的聖詠吧?

“你們神職人員的工作是服從傳統,可是挑戰新的創作模式,那才是科學家的本分!”在所有人驚恐的注視下,男子對天大笑,“我真正的異能力,是不會受到檸檬收音機的音波攻擊!檸檬!你才是最美的音符!”

伴隨著男子的笑聲,直升機上吊著的箱子怦然爆炸。從其中噴薄而出的,是如雷貫耳的黑腔搖滾樂——港黑的象徵。

7

“她已經不會再回去黑手黨了!她的能力會為武裝樂社所用!”

敦忍受著胸口傳來的劇痛,對對面一身和裝的女子大聲喊叫。剛剛用手機操控了鏡花的歌的,是港黑唯一的演歌歌手,憑一己之力在反傳統的叛逆歌手中躍升為幹部的尾崎紅葉。

“她……現在用的是ios 和 iTunes!” 他彷彿要嘔盡一腔熱血似的喊道,“和你們的……安卓……不兼容!”

回答他的,是演歌歌手的淚水,如雷貫耳的笛聲和琴聲,和在一片樂聲中將他貫穿的另一人——只回答紅葉召喚的鬼女歌手,金色夜叉。

 * 暫時TBC,如果有梗會繼續寫的XD


评论(8)
热度(15)

© 水野_騎士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