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野_騎士命

小排球死忠,新人(?)審神者,文野橫濱f4 love, 凹凸雜食,文力低下,不过正在改善中ww
鶴丸love,歌仙love,太爺爺快來QWQ
CP雜食,冷熱皆宜,友情向各種向都OK,歡迎勾搭ww

【刀劍亂舞/全員向/陰陽師PARO】大正浮世亂 2

難得爆了種,所以就發出來了。以後更新頻率未必有這麼快啊(嘆氣)


***


“結果這次您還是沒有把會津帶來啊?”小狐丸在歌仙對面的座位上落座,同時笑道,“我好像兩年沒見過那孩子了,不知他現在可好?”

“就是就是!”今劍坐在岩融的肩上,一臉不滿地瞪著正在泡茶的歌仙,“我也好久沒和和泉守玩了!”

“就這樣對他隱瞞這一切,真的好嗎,歌仙大人?”石切丸的神色中露出幾分憂慮,和旁邊的三日月形成強烈的對比:一身藍色狩衣的他悠哉悠哉地坐在歌仙身旁,和自己的式神,嗜茶如命的鶯丸討論這次茶水的香味和成色。

“目前這樣就好。”歌仙一句話把所有人的問題堵了回去。他向每個人遞去裝滿的茶碗,隨後便坐回主座,正式開始這次的會議。兼定家與三條家為世交,自從歌仙擔任家主之後交往便更加緊密。對兼定家而言,靈力極強的三日月和今劍自不必說,擔任神官的石切丸也能為他們提供極大的支持。相對而言,與普通人相處密切的歌仙則能為三條家提供關於現世的情報,並在戰鬥時動用家裡的人手,為人丁單薄的三條家提供幫助。

“首先,江雪,為諸位大人講講那隻老鼠在市中幹的好事。”歌仙揮了揮手,招出一頭長長青髮的式神。後者稍稍整了整袈裟,嘆了一口氣,但仍遵從主人的話,在和室中央跪好。

“東京市區最近連續發生了好幾宗手法相似,而且受害者身份相近的殺人案。受害者都是在一個人在夜晚行走時被害,兇手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。最近的一宗事發於兩天前的半夜,當時似乎是獨行的受害者正在從花街趕回日本橋的本家,在途經某一條小巷的時候被襲擊,兩條手臂被砍斷,頭顱也與身體分離。警察方面已經展開了調查,但是並沒有調查到任何可能的人類兇手。現場有已經消退了大半的妖氣,夾雜著熟悉的氣息。唉,難得的和睦之世,又被——”

“好了,都很清楚了。”歌仙很清楚對方的老毛病,在他打開話匣子之前連忙制止,“那麼,諸位怎麼看?”

“等等,主人,還差一點,”本來已打算退下的江雪似乎又想起了什麼,“最後一名受害者的娘家是五條家的人。”

一聽到五條家的名字,三條家的人們臉上似乎都露出了一絲緊張。歌仙很清楚那點緊張的來源:五條家是三條的分家,卻和一直以來只和人類與神靈來往的三條家不一樣。人們通常把他們稱為灰色的存在,也就是指他們作為陰陽師的純淨被鬼術玷污的意思。沒有人知道鬼術究竟是什麼,但那種禁術和曾經肆虐關東的百鬼夜行似乎脫不了關係。

“歌仙大人,不必多慮。”石切丸搶先開口道。

 “放心,我對各位十分信任。”歌仙擺了擺手,“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弄清楚可能的兇手是誰。”

“我想和栗田口家應該多少有點關係吧?”小狐丸問道,“那一家的家主似乎一直都和現世的人過不去來著?”

“不大可能吧?”

“不,幾日之內連發對陰陽師後裔的襲擊……絕對不像一般妖怪的所為。”

幾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,而歌仙卻沒有插嘴,只是靜靜地聽著。

“喂,清光,”聽到這裡,趴在櫃門上的和泉守忍不住用氣音問道,“栗田口家是什麼人啊?很厲害嗎?”

“算是吧,”清光用同樣的聲音回答道,“詳情我也不大清楚,可是聽沖田大人說,那家的家主曾經是有名的妖怪首領,好像是叫……天下一振吧?據說他率領的百鬼夜行在江戶中期曾經讓關東生靈塗炭,許多陰陽師都對其束手無策,甚至有幾戶因他而滅門。”

“我曾經親眼見過那時候的戰場,”安定難得地開了口,“太可怕了:火焰蔓延地到處都是,而且用水也滅不掉,就連作為水系式神的我也對其束手無策。更何況大部分時候陰陽師們根本寡不敵眾——那個男人身邊跟著無數的兄弟,別看個子小能力可強了。”

“那最後他是被誰滅掉的啊?”

“聽說除掉他的是一個半妖陰陽師,”安定說道,“那傢伙很厲害啊,居然想到讓天下一振因火自焚,賠上了幾個兄弟不說,還差點把自己也滅掉了。他還是活了下來,不過安生了不少,明治之後就帶著自己的家人隱居起來,一般不怎麼過問現世的事。畢竟他的剋星和他一樣,都是不老不死的傢伙。”

“哦……”和泉守對此饒有興趣,可他剛打算問下去,就聽到了歌仙的聲音,便立刻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房間裡的動向上。可是與會的人都刻意將聲線稍微壓低了,語速又偏快了一些,躲在壁櫥裡的四個人根本聽不清楚,只能大概知道他們似乎打算把栗田口作為主要的調查對象,畢竟有這個本事殺掉這麼多陰陽師的除了栗田口家似乎別無他人。

就這樣,會議迎來了結束。三條家的人一一離去,而壁櫥裡的四個人也鬆了一口氣:至少現在有個可以懷疑的對象了。即便如此,和泉守感覺自己的心跳得越來越快。栗田口的名字讓他似乎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可他卻什麼都想不起來。

“好了,”歌仙看著所有人漸行漸遠的背影,突然開口道,“您還想偷聽到什麼時候呢?”

和泉守聞言不禁嚇了一跳,可正當他打算自首的時候,卻只聽見天花板處傳來一陣似曾相識的笑聲。

“什麼啊,還打算嚇你一跳的呢。”聲音的主人似乎是從上方跳了下來,輕巧地落在了榻榻米上。和泉守從壁櫥的空隙處窺視,卻只看得見一片刺眼的白。

“請問五條家的鶴丸閣下有何貴幹?”和泉守聽著這個聲音都能想像到自家二代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;這位鶴丸閣下似乎是個挺麻煩的角色,而且又是那個五條家的人,說不定是個惹不起的傢伙。想到這裡,和泉守不禁有些替二代目擔心。

“哈哈,沒什麼沒什麼,看見你們開會就過來湊湊熱鬧而已嘛。”鶴丸微笑道,同時在剛才自家親戚們曾經落座的地方坐下,“順便又有點話想和你說罷了。”

“什麼?”歌仙問道,同時為這位不速之客也倒上了一杯茶。雖然隔著一堵牆,但和泉守能夠感覺到現在的氣氛和剛才顯然不同。直覺告訴他,兩人接下來講的事似乎會將他帶到離真相更近的地方。正當他打算聽下去的時候,一直很安分的清光突然拽了拽他的袖子,示意他和國廣從壁櫥裡出來。他回過神來,才發現安定已經不見了踪影。

“剛才我放在長曾彌大哥那邊的式神傳來了消息,安定已經先一步趕過去了,”清光的語氣十分急促,“又死人了,而且這次亂子大了。”

“能有多大啊?就不能讓我把二代目的話聽完嗎?”

“不能,”清光絲毫不讓步,雙眼死死地盯著和泉守,“這次死的人我們都認識。”

“是長曾彌大哥的二弟,蜂須賀。”


评论
热度(18)

© 水野_騎士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