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野_騎士命

小排球死忠,新人(?)審神者,文野橫濱f4 love, 凹凸雜食,文力低下,不过正在改善中ww
鶴丸love,歌仙love,太爺爺快來QWQ
CP雜食,冷熱皆宜,友情向各種向都OK,歡迎勾搭ww

【刀劍亂舞/全員向/陰陽師PARO】大正浮世亂 1

最近重新回了刀劍坑,看了很多太太出色的文,然後自己也手癢了(捂臉)本來只是想寫寫雙兼定,結果沒想到開了個很大的坑出來,最後還是決定自己動手了w有什麼寫得不好的還請多多指教w


食用注意:

1. 雙兼定/三條/栗田口/伊達組/左文字/沖田組

2. 全員向,但之後可能會有鶴一鶴元素,如果不吃的話請注意

3. 有捏造的敵對關係,但是我真的愛一期哥(迷妹臉


如果以上可以的話請繼續,祝閱讀愉快!


***



和泉守兼定坐在浸滿鮮血的地上,一臉呆滯地凝視著前方。前一刻還在肆虐的妖怪似乎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踪,空餘空氣中殘存的些許妖氣。早已失去氣息的父母倒在他的腳邊,母親的手還握著他的手指,似乎是想盡最後一點努力保護自己的獨生子。

“哦,你就是會津家的孩子嗎?”披著黑斗篷的紫髮青年在和泉守面前蹲了下來,伸出手撥開他散亂的長髮。和泉守隱約看到他背後有三個身披袈裟的人影——剛才擊退襲擊自己家的妖怪的似乎就是他們。

“您……是?”他有很多問題想問,最後出口的卻只有兩個字。

“我是歌仙兼定,兼定家本家的第二代家主。”青年微笑著牽起他的手,將他從地上拉了起來,“會津啊,從此以後你就到本家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和泉守點了點頭,順從地跟了上去。他不知道這一切意味著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。唯一殘留於腦海裡的,只有青年斗篷裡襯艷麗的牡丹和袖口淡淡的熏香。

還有那個一身黑衣的人影。

“什麼?又有人遇害了嗎?”

和泉守顧不得自己還坐在教室裡面,騰地站了起來。幸而他的聲音和響起的放學鈴聲重疊在一起,並沒有引起過大的騷動。站在門口的清光瞪了他一眼,一把把他扯出教室,同時示意堀川也跟上來。和泉守也知道自己做得過於莽撞,賠罪似的吐了吐舌頭。

“之前我去見長曾彌大哥的時候,他把遇害者的情況全都告訴我了。似乎是一擊斃命,傷口處理得非常利落,周圍也沒有四濺的血跡,腳印什麼的就更不用說了。最重要的是,那個人雖然是個普通人,但是母系家族是陰陽師的分家。”直到跑到庭院裡,清光才停下腳步,壓低聲音一口氣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全都講了出來,“也就是說,像是妖怪幹的。”

“又是妖怪嗎……”和泉守把校服的斗篷裹得更緊了一些,難得地陷入了沉思。他好歹也繼承了兼定家的血統,又是由東京首屈一指的陰陽師撫養長大的,卻連一點陰陽術都不懂。就連妖怪的事情,也是在最近這一連串殺人事件之後才開始了解的。反觀出生貧民區的清光,卻依靠自己的努力拜入了沖田流門下,並得到了自立門戶的本事——

自立門戶。和泉守突然想了起來,清光之所以要自立門戶,就是因為沖田家家主被暗殺、沖田家解體。兇手,似乎又是妖怪。

“這種時候胡思亂想反而不行哦,兼桑。”突然,他的耳邊傳來了堀川的聲音。他扭過頭去,只見看上去比自己小的少年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,侃侃而談:“我並非不信任長曾彌少警部的意見,只不過命案才發生了兩天,所有的證據和情報都還沒有蒐集完畢。現在就往下猜測、思考也是不妥的吧,加州老爺?”

“也是啊,”清光笑了笑,脫力似的往身後的大樹上靠去,“詳情也要等那邊的調查結束了才行,反正——”話音未落,他身後便閃出一個披著藍色羽織的少年。少年滿臉怒容,就連梳成馬尾的藍髮也似有豎起的跡象。

“清光,別忘了沖田君的仇啊。”他的聲音不大,卻頗具震撼力,就連見慣自家二代目式神的和泉守也不禁為之一震。

“我怎麼可能忘記啊,安定。”清光一臉痛苦地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的式神歸位。和泉守想要出言安慰,卻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,只好作罷。

“這件事就先放著吧,”最後開口的是堀川,“現在不是商量的好時機。時間已經不早了,我得和兼桑回去了,加州老爺也請先回去吧,路上請多加小心。”說罷,他便稍稍欠身,扯著和泉守的袖子往回走。清光也帶著自己的式神快步走出校門,準備抄小路回去兩人的住所。

“國廣,我們也不能置之不理吧?”和泉守一邊隨著堀川登上人力車,一邊追問道,“好歹我們家也是陰陽師一族,怎麼能看著妖怪肆虐東京啊?”

“這件事我們不能自行處理,兼桑。”堀川的表情嚴肅了起來,“必須要先禀報二代目,請那位大人再做定奪。”

一提二代目的名號,和泉守便乖乖的閉上了嘴。兩人一路無話,直到人力車在兼定家本家大宅的門口停下為止。和泉守著急地跳下車,三步並作兩步跨進玄關,沖向歌仙的房間。這座和式大宅的架構相當複雜,而歌仙的房間位於宅邸深處,即便是如和泉守般熟悉此地的人也得繞上十五分鐘才能到達。

“二代目——”和泉守穿過九曲十八彎的迴廊,不顧其他家人的目光匆匆跑向內庭。他人也像是習慣了會津少爺的任性,笑了笑便繼續再忙手頭的事物。堀川也被迫一路跟著狂奔,同時逐一向所有人道歉。堀川畢竟身高比和泉守矮了一截,兩人的距離隨著時間過去被漸漸拉開。正當堀川暗自無奈的時候,他突然看見和泉守在走廊盡頭剎住腳步,同時迅速跪下正座。他也連忙跟著下跪,目光剛好掃過庭院——一身輕便和服的歌仙正坐在庭院裡,面前放著矮茶几和和紙,似乎正在作畫。

 “說了多少次叫你別在走廊上跑,房子裡雅緻的氣氛全被破壞了。”歌仙的聲音從和泉守身前傳來,堀川幾乎能夠想像那個人平靜的外表下所隱藏的怒火。但是他絲毫不擔心——畢竟,兼定家對和泉守最嚴格、但也最寵愛的就是歌仙了。

“我知錯了!下次不會再妨礙二代目畫畫的!但是我有急事禀報!”和泉守刷地俯下身,幾乎五體投地,換得歌仙的輕笑。

“放心,左文字兄弟已經告訴過我了。”他將畫具置於庭院中的案上,同時舉起手,身後頓時閃出三個身影。

“主人有何吩咐?”戴著大斗笠的藍衣少年恭敬的問道。

“去把三條家的諸位請來,”歌仙說道,同時一把拉起還傻傻地跪著的和泉守,“又出事了。”

“遵命。”三個人瞬間消失在視線中。和泉守來不及問歌仙到底知道些什麼,便被堀川送回了偏房。歌仙向來不讓他參與正式的會面,在他滿了十六歲之後也不例外。他向來對此不滿,但在二代目的面前也不敢說些什麼。

正當他打算老老實實地回房的時候,一個人影卻從角落裡竄了出來,在他和堀川來得及動作之前分別抓住了兩人。和泉守想要反抗,卻發現自己捉不住對方的藍色衣袖。

“喲,各位,”他聽到了清光輕鬆的聲音,“抱歉,似乎有什麼有趣的事情會發生,所以我就跟來了。”他示意自己的式神放開兩人,同時推開與主殿相連的房間的門,鑽進壁櫥,“來,看看我們在這裡能聽到什麼吧。”

-tbc-

评论
热度(15)

© 水野_騎士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