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野_騎士命

小排球死忠,新人(?)審神者,文野橫濱f4 love, 凹凸雜食,文力低下,不过正在改善中ww
鶴丸love,歌仙love,太爺爺快來QWQ
CP雜食,冷熱皆宜,友情向各種向都OK,歡迎勾搭ww

【條善寺中心】後輩,後背

 @兰溪雪 標題來自寫文的時候經常打錯字的怨念XD本來想寫照華但是大家太青春了就寫了全員向ww如果不介意關於春高預選之後的劇透和捏造就請繼續ww

*

“吶吶,華,待會兒放學有空——啊,你要去排球部對吧?”扎著高馬尾的少女剛打算開口約對方一起溫習,又彷佛想起了什麼似的笑了笑,“那等到沒有部活的日子再約你吧,明天見。”

“不用,”三咲笑道,臉上露出有些寂寞的微笑,“我已經正式隱退了,現在每天放學都很閒來著。”雖然她不止一次下意識地回去部內幫忙,但通常每走到半路便會想起自己已經不再是排球部經理的事實。以前,她偶然在去體育館的路上碰到過IH 之後便退出了的奧岳等人。他們似乎也沒法適應自己曾視為生命的部活就此結束,那時三咲還笑話過他們幾句,可現在她也笑不出來了。要是她學習上再差一點的話,她還可以藉口為高考衝刺埋頭於學習,可偏偏她又很擅長唸書,導致每天都剩下不少時間,讓她像退休之後的老頭老太太一樣緬懷自己的青春。

“噢噢,我又忘了。”友人不好意思地聳了聳肩,“我也總忘不了自己在女籃部的日子。唉,本來想著可以多打幾場在離開的,沒想到WinterCup小組賽就被人打爆了啊。不過啊,我還是會經常回去看看自己的後輩們的,三咲不會去看看嗎?”

“不用,”提到自己的後輩,三咲露出了自豪的微笑,“那群傢伙已經好好吃過苦頭了,現在成長了不少,可以獨當一面了。小流奈也逐漸適應了隊伍的風格,不用我多加操心了。現在我要是回去的話,還不知道會不會對他們造成壓力呢。”說著,她又想起了首場比賽就敗給了烏野的照島。那傢伙雖然還是不改輕狂的作風,可也慢慢地成長了起來:早前聽教練說,他還主動請求希望能和縣內的強豪組織練習賽,甚至還想挑戰縣內第一的王者白鳥澤——雖然這個名號可能很快得讓賢了。

“誒……”友人似乎有點失望,隨即又纏了上來,“今天本來打算溫習完再去看看那群小丫頭的,被你這麼一說倒有點想現在就去了。你也一起來嘛,反正順路。”

“等——”三咲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,便被高大的她抓住了手臂,一同向青春劇的男女主角一樣在走廊上狂奔起來。看著周圍目瞪口呆、不明所以的同學,三咲不禁苦笑起來:嘛,反正她也並不討厭回去踢踢那群混小子的屁股。

“噢噢噢噢噢,華前輩!”剛到體育館門口,土湯便認出了她,激動地大叫起來。正坐在周圍休息的幾人立刻看了過來,照島也放下了手上的水壺,快步跑了過來。三咲隱約看到他對友人比了個“Nice”的手勢,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便被一把推進了體育館。

“抱歉,突然打擾了。”她對教練笑了笑,在對方點頭默許之後才跨了進來。平時她一定會先換運動鞋,今天卻只能穿著室內鞋踏上球場。軟底鞋下傳來的實感,讓她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“華前輩。”本來正在整理飲料和毛巾的流奈第一個湊了上來,曾經寫滿驚慌和緊張的小臉上綻出了可愛的微笑,“沒想到您今天會來看我們。我本來還想明天去告訴您,下個星期我們將會和白鳥澤打練習賽,如果效果好的話之後還會繼續呢!”

“嗯,我一定會抽空來看的,加油哦。”華伸出手揉了揉對方淺色的長髮,“照島他們沒欺負你吧?有的話要告訴我哦,我一定會幫你好好教訓他們的。”

“什麼嘛,華前輩,”照島本人把這句話聽的一清二楚,“我們可是一直在努力當個好、前、輩的哦,別這麼打擊我們的積極性嘛~”

“就是啊,”二崎說道,同時把手搭在照島的肩膀上,“這傢伙要欺負也是欺負我們嘛。您瞅瞅,剛剛練完五局二對二,又要我陪他練接球與托球的配合,累死人了嘛~”

“你啊,還好說,”三咲哭笑不得地請他們一人吃了一記爆栗子,“馬上就是隊裡年紀最大的了,好歹穩重點 嘛。二對二的靈活性是很好,但是基本功和心態紮實也很重要啊。就像——”

“就像上次對上烏野那樣。”照島接了嘴,臉上不知何時已換上了一幅頗為嚴肅的模樣,在大背頭的襯托下有些滑稽,“華前輩說過的話我不會忘記的,‘玩不等於不去思考’。我知道烏野比我們玩得開心多了,現在還能到東京去挑戰各地打上來的怪物。”想到自己無法親眼見證的橙色球場和擠滿體育館、為選手歡呼的觀眾,他幾乎恨得牙癢癢,“所以我們一定會變得更強的,一定要讓全國都見識一下我們認真玩耍的風格!”

三咲看著照島的臉,突然有點想哭。他抿著唇,藏起了舌環和坏笑,倒開始有一副主將的樣子了。周圍的隊員也一臉認真,與其說是在像往常一樣忍笑不如說是在無聲地認同。微笑著,她下意識地伸出了手放到了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照島頭上。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,不知是順從還是害羞。

“不公平!憑什麼前輩只摸照島這小子的頭啊!”在一片平靜中,母畑最先開始起哄。其他隊員也乘勢而上,一人一拳地和照島打鬧,進入節慶般熱鬧的通常運轉。三咲苦笑著在他們把照島的頭髮扯掉之前制止,然後安撫似的一個個摸了他們的腦袋。平時在球場上不可一世的排球笨蛋們此刻紛紛垂下頭,有些不好意思地享受著前輩的撫摸,讓三咲想起放學後偶然會遇見的野貓。

“好了好了,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好了。”在哄完這群大孩子之後,三咲笑道,“我就先走了,不妨礙你們練習。對白鳥澤要加油哦,我到時候一定會來看的。”說完,她便準備轉身離去,畢竟佔用他們太多練習時間也不好。就在這時,照島突然有些猶豫地開了口。

“前輩……”他的聲音裡有幾分遲疑,“您……準備去哪裡上大學?”

“我嗎?”三咲被問得有點一頭霧水:莫非照島已經正經到連隊友的未來路向也要關心的地步了?

“我是說啊,”照島也不打算隱瞞自己的小心思,“如果您留在宮城就好了。這、這樣,您就可以看看我們明年在IH和春高預選賽上面是怎樣幹掉白鳥澤、青葉城西還有烏野的了……”

聽到對方有些彆扭的坦白,三咲“扑哧”地笑了出來:“恐怕不行了,我打算到東京上學。不過,”她掃視著有些失望的隊員,“我在東京代代木體育館等你們。”

“哦噢噢噢噢噢!前輩一言為定!”這句話一出來,所有人彷彿被點燃了一樣,吼聲震天。教練適時地拍了兩下手,示意他們回去練習。照島來了勁,高聲對所有人喊話道:

“目標:東京!讓那群小子見識一下東北的遊戲場!”

“好嗷嗷嗷嗷嗷嗷嗷!”

三咲凝視著背對著自己的照島,回憶着他背上大大的“1”字。他的背影和奧岳的不太像,卻又似乎和記憶中穩健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。

“加油哦。”她聽見自己輕聲說道。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水野_騎士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