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野_騎士命

小排球死忠,新人(?)審神者,文野橫濱f4 love, 凹凸雜食,文力低下,不过正在改善中ww
鶴丸love,歌仙love,太爺爺快來QWQ
CP雜食,冷熱皆宜,友情向各種向都OK,歡迎勾搭ww

宫城县代表队记事 2

*

试着写了自己对影日搭档的幻想,虽然打了Tag但只是友情向

光是想想帮影山做诱饵的日向脑补就停不下来了ww

最后并不是什么神展开(严肃臉

如果能接受作者这样的任性就请继续,祝阅读愉快。

*

Chapter 2 搭档之间


“可恶,可恶……”

休息室中空无一人,只有影山愤怒的声音在淋浴隔间中回荡。曾经不屑于顾及与队友之间的配合的王者大人,终于尝试到了与二传手配合不佳的感觉——一个星期以来,及川都没有给他传过球。虽然他们的配合有所改善,日向也连连尝到了打及川托球的爽快感,就连牛岛也接到了一球,但影山始终没得到扣球的机会,传球的机会自然也被及川包办。除了默默接一传之外,他什么都做不了。当年曾经使他痛不欲生的孤独,似乎又回来了。

“喂!影山!”紧锁的门突然被敲得砰砰响,“还没死吧?还活着吧?还剩一口气的话快开门让我进来收尸!”想都不用想,影山就知道是自己的搭档。他深知对方不轻易罢休的个性,索性一把拉开了门,让挨在门上的日向摔了进来。

“你才死了呢,呆子!”开门之际,影山还不忘骂了一句,顺便把摔得人仰马翻的对方拉了一把。

“该死的影山,我是在担心你啊!”日向揉了揉摔得生疼的脸颊回骂道,“再说谁叫你像鬼叫一样在这里嘟哝!”

“切!”影山扭过头去,却没再作声。

“所以说你到底在难过什么啊!不就是暂时没办法传球吗?去问一下大王前辈就好了啊!是说——”日向见对方不回应也着急了起来,刺中影山要害的话语就此脱口而出。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下去,领口就已经被对方揪了起来,视线中同时映入影山写满怒火的脸。

“所以说……别、别生气啊!”日向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对方会用对付月岛的这招对自己。与月岛不一样,他和影山的身高差颇大,要是对方动真格的话说不定会被勒死。幸而,影山的理智到位得很快,在日向再挣扎之前就已松了手。

“抱歉。”影山垂下头,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。

“……你、你不生气了吗?”日向心有余悸地揉了揉脖子,心中暗暗骂了自己几句:笨蛋,你不知道二传的位置对影山来讲有多重要吗?作为他的搭档,同时对北一的情况略有了解,日向知道事情也许比自己想象得更严重。

“我啊……现在在球场上不是一点用都没有吗?”在他沉思的时候,影山突然开口道,“既不能跟你配合,也不能进攻得分,除了接球之外什么都做不了,根本没办法帮队伍获得胜利啊……”他无法原谅任何无法为胜利带来贡献的人,包括自己。

“所以说,你这家伙在焦躁什么啊?”本来在思考影山的心理阴影面积的日向听了这句话后居然笑了出来,“只要能站在球场上,无论是谁都是有价值的啊!能够站在球场上,和宫城县最厉害的那几个人配合,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!只要能打排球,什么都没关系啊!”回忆起初中孤寂的三年,日向对每一次上场的机会都倍加珍惜。他那副认真的神情,让影山想起初三那场比赛中魄力十足的小个子队长,一时哑口无言。

“队长不也是主要负责接球的吗?那个角色也很帅气啊!小谷前辈也很帅气啊!”见对方没有回话,日向便一鼓作气地说了下去,“再说,影山这么厉害,应该很快就能接到传球了吧?到那个时候,我们就可以试一下之前都没干过的事情了!”

“哈?”影山已经被彻底被说懵了。

“你想想看,你不是主攻手吗?”日向眉飞色舞地说道,“然后我还在当诱饵对吧?那样子的话,我就可以给影山当诱饵了啊!平时你当二传的时候是你为我开辟面前的道路,现在轮到我了啊!”光是想到面前高大的拦网手被自己骗得跳起来,然后影山扣球得分的画面,就让他兴奋得手舞足蹈。

“唔……”影山被对方说得有点不好意思,可对方说的战术却又颇为可行。在日向晃开拦网之后,自己再狠狠扣下及川前辈传来的精准托球,光是想想就觉得相当美好,美好地足以稍稍冲淡方才的抑郁。

“呜哇,影山笑得好恶心。”冷不防旁边传来日向的声音,他才发现自己又一次被对方带着走了,随即便二话不说地抓住了对方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权当发泄怒火。

“喂喂喂我要秃了!影山呆子!”日向在影山的魔爪下苦苦挣扎,索性对方很快就放了手,用嘴炮取代了拳头:

“说得那么好有什么用啊?及川前辈又不会和我们配合,再好的主意又能怎样啊?”

并不是单纯想挖苦对方,只是想说出自己心中的疑虑。

“也对……不过我们可以找候补的二传手前辈啊?好像是叫……茂庭吧,伊达工的队长?”日向几乎没怎么想就得出了答案,随即便拽着影山往外走,“他好像还没走吧!快点去找他,说不定马上就可以开始练习了!然后再让及川前辈看看我们的成果!”

“呆子!我自己会走!”影山被拖着走了几步之后狠狠给了对方一拳。日向趁机放手狂奔,嘴里还不停大喊着“不会输给影山”之类的挑衅,完美地将后者煽动了起来。两人高声大吼着冲过走廊,重新进入通常运转模式。

“……嘛,飞雄还真是没进步呢……”

在后门处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及川苦笑道,缓步走进了更衣室。他并不是不知道后辈的心情,只是——

“及川?”

牛岛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及川不耐烦地转过身来,白鸟泽引以为傲的王牌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“能和你说两句吗?”


评论(4)
热度(10)

© 水野_騎士命 | Powered by LOFTER